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>新闻纵览 > 行情播报 > 正文

原阳大米种植锐减调查[2]

来源: 2009-05-22 16:11:00
分享

[导读] 原阳大米种植锐减调查 谷贱伤农更伤"谷"  师寨镇许堂村村民许敬颇的账本是:一亩玉米,5市斤种子要25元...

原阳大米种植锐减调查 谷贱伤农更伤"谷"

  师寨镇许堂村村民许敬颇的账本是:一亩玉米,5市斤种子要25元,两袋碳氨84元,一般情况下,要浇灌两遍水花费20元,打两次药12元以上,收割找一个帮工一亩收费50元,秸秆还田、玉米碾成籽计35元,合计总成本为226元。也按照每天30元的工时费用,至少需要8个工作日,再加上240元成本,那么一亩的总投入成本应该是466元。

  也按照一亩收成1000市斤的产量,以当下每市斤玉米0.8元计算,总收入为800元,减去466元,得到每亩净收入334元,如果再加上政府每亩60元的补贴,合计收入为394元。

  两相比较,种植一亩稻米与一亩玉米至少相差348元(每亩玉米净收入减去每亩稻米净收入),甚至可能是2348元,因为种植玉米后,农民可以外出打工两个月,至少收入2000元。而种稻是没有时间外出打工的。这也是稻农改种玉米的原因。

  但是,算稻米账中隐含了一项稻农高投入的成本,如果引黄河水浇灌,按照相关政策每亩引黄河水收费为40元,就可以节省浇灌所用的柴油钱及打一眼深水井所需的4000多元投资。那么,种稻米与种玉米净收入就基本持平了。

  可是,原阳县稻农为什么放弃引黄用水,还要打井抽水浇灌呢?

  “艰涩”黄河水

  靠着黄河,引不来黄河水,成为原阳县稻农放弃稻米种植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  师寨镇五柳集村村民刘树明(化名)告诉记者,几年来,他们每年都及时把水费交给了西灌区,可是每年插秧后,能够用上两遍水就不错了。他们掏钱买水了,可是水老是跟不上,让他们不得不打井抽水浇灌。

  五柳集村村委主任闫尚领证实了刘树明的说法,他们村没有缺过西灌区的水费,可是后来,西灌区不收他们的水费了,原因是西灌区不愿意为他们送水了。

  据介绍,西灌区承担原阳县12个乡镇的引黄用水任务,特别是原武镇、祝楼乡、师寨镇、葛埠口乡等主要稻米种植区的供水。

  西灌区马局长表示:“(稻农)只要交钱,我们就放水。”

  但是,马局长也表示,五柳集村处于干渠渠尾处,这里距离黄河有20多公里,如果上、中游不用水,只有处于下游的五柳集村用水,他们不会收钱放水。原因是上、中游的村庄都有可能截流用水,他们监管的成本就非常高,只给五柳集村放水的可能性就不会大。

  现在形成的局面是,灌区不见水费不放水,见了水费放水不及时,稻农不愿意交水费,收不来水费,灌区无法买水,稻农更无从用水,致使稻农把矛盾集中在了灌区。

  几年僵持下来,原本浇灌面积最大的西灌区,今年只收上来区区40多万元水费,只是去年的1/3强,导致灌区所辖区内稻农种植意愿大大降低。

  原阳县水利局局长王修训的解释是,这其中有水费收缴机制的变化,导致水费收缴不力。以前是水费由乡镇代收,水费收缴基本能保证稻农用水,现在,由各行政村成立的农户用水协会收缴水费,依靠稻农自愿的原则,水费收缴难以保证。

  王修训还认为,黄河水分布不均衡,从每年的春季到8月之前,处于枯水期,河水流量较小,河水难以到达引水闸口,又由于黄河取水顺序是先保障生活用水、城市工业用水,然后是农业用水,稻农用水就有可能不能及时保障。

  新乡市黄河河务局供水处一位人士对王修训的观点提出质疑。他表示,引黄用水采取以需订供的方式,沿黄各地市县用水均纳入了规划指标之内,他们每年给原阳县的用水指标是2亿立方米,而原阳县去年用水指标仅完成了1.067亿立方米。

  数据显示,原阳县近年来引黄用水量持续下降,由原来最大引水县跌至用水小县。来自上半年的引水数据显示,原阳县西、南、东三个灌区引水闸用水量分别是284.94万立方米、1415万立方米、3423.51万立方米,合计与下游封丘县一个引黄闸用水5089.56万立方米持平。

  如果说原阳县因为水费的原因无法引水,那么下游的封丘县是如何解决水费难题的?上述人士向记者提出疑问。

  谷贱伤农更伤"谷"

  生产成本高企,引黄浇灌难以为继,让稻农种植稻米难以承受,而谷贱伤农,更是釜底抽薪,消解了稻农种稻的热情。

  原武镇福源精米厂的李老板表示,现在稻谷价格刚刚有所抬头。半个月来,上涨了七八分钱,达到了每市斤1.03元左右。而在5月1日前后,稻谷价格跌至每市斤0.8元多一点,稻农真的是亏大了。

  那么,为什么稻谷会跌至稻农的本钱以下?

  黄河边米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乔鹏给出的答案是,这是原阳县三十余家大米加工企业价格战导致的恶果。

  乔鹏分析,在河南市场上,90%的大米市场份额被东北大米控制着,市场的定价权也在东北大米手中。原阳大米的价格涨跌要看东北大米的脸色。而原阳大米由于产量小,出省运输的成本较高,经销商无法承受,致使原阳大米只能在河南市场内"窝里斗"。各家原阳大米加工企业在渠道商的利润"盘剥"之下,不得不压低稻谷收购价格,争抢市场份额。

  而更糟的局面是,随着原阳大米种植面积的减少,"僧多粥少"的加工企业收购原阳大米稻谷的数量也在减少,一些加工企业不得不收购开封、濮阳等地的稻谷来加工,打着原阳大米的牌子叫卖,出现了"原阳大米好吃,难以买到真正原阳大米"的现象。

  原阳大米品质的降低,进一步使原阳大米的品牌效应弱化,原阳大米的价格更难以卖出好价钱,也进一步削弱了原阳县稻农种稻的积极性,又形成新的恶性循环。

  乔鹏表示,原阳大米要想有出路,必须走精品线路,可是眼下各自为战局面,又让他叹惜不已。他认为,不走高端,就失去了原阳大米的品牌价值,也就不能很好地保护稻农的利益。

  谁来拯救原阳大米?原阳县农科所所长李兴启告诉记者,他准备写一份稻米生产形势的报告,"不然,(原阳大米种植)还会走下坡路"。

  往年的水稻田,如今成了玉米地。

来源:七日财富

[1]  [2]

百度加速乐